|楚河汉界,非礼勿越。|『白执先生』手工小店

圣诞贺文。猝不及防的【哔——】E

圣诞贺文

猝不及防的【哔——】E

千年之狐♡蜃楼王

辣鸡文笔,吃枣药丸。

午睡一小时打出来的,bug别介。

一.

孤独的神灵守护着沙漠。

护理还记得自己初见那位神灵时,他眉眼间那抹幽微的邪气。

“究竟是何人,敢于我面前施下幻术?!”狐狸手执龙泉剑,俊美非凡的脸上满是愤怒和杀意。

黄沙漫天,狂风将天边血色血色的残云卷起又撕碎。

他端坐半空之中,眉眼低垂,轻声笑着:“原来是青丘国主,子休失敬了。”

狐狸瞪了他半晌,他却只是微眯着眼,唇角勾着掺了两分邪气的笑。

狐狸重重哼了一声,仍带着些许怒意地问他:“先生可是蜃楼王?”

“正是。”那人笑着看着他,“起初不知是青丘国主来此,冒昧设下幻境阻挡,望国主莫要生气。”

“若我入了幻境,你当如何?”狐狸忽的来了兴趣,盘膝坐在龙泉剑上,让龙泉剑载着他浮到和蜃楼王齐平的高度上,眯着狭长的紫眸打量他。

“若是迷失在幻境里,便出不来了。”蜃楼王抬眼看他,眉眼柔和却英气,鎏金的眸子里仿佛沉淀了整片沙漠的孤寂和苍凉。

狐狸恍了神,魔怔了似的看着他。

看着这位王单薄瘦削的身体,年轻俊秀的容貌,淡漠却悲凉的神情。

“若我未入幻境,你又当如何?”良久,狐狸又问他,声线平稳,却有了些低哑。

“那我便现身,带你出这沙漠。”蜃楼王伸手拍了拍身下,一尾灿金色的大鱼便渐渐现形,此前蜃楼王正是跪坐在它背上。

“如此,劳烦蜃楼王带我出去了。”狐狸敛眸,翻身跃下龙泉剑,拱手向他行了个礼。
蜃楼王弯腰回礼,跪坐在鲲背上,一摇一晃地向天边血色的残阳走去。

狐狸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迎着残阳橙红的暖光,一瞬间竟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暖。

蜃楼王在沙漠边缘停下。一只金色的蝴蝶从他指尖翩然而下落在狐狸肩上随即湮没于无形。

“蜃楼幻境,青丘国主以后便不必见了。”蜃楼王伏在鲲背上,淡淡道,“请回吧。”

二.
狐狸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做梦了。

梦里黄沙漫天,沙漠边缘一轮残阳缓缓下坠,染红了云。

狐狸猜不透蜃楼王最后那一句话的意思,思前想后,还是去了沙漠。

那只金蝶在他肩上显形,缓缓飞起,在空中划出金色的剑影,直把狐狸带到了蜃楼王的宫殿。

孤独的王守护着他的宫殿,守护着这广袤寂静的疆土。

蜃楼王的宫殿也是沙子黄澄澄的颜色,空旷地仿佛要融进沙漠里去。

金蝶带他找到了蜃楼王,又翩然落回他的肩头。

狐狸在离蜃楼王不足百步的地方停了脚步。

那是宫殿最高的地方,一处祭坛似的高台。

蜃楼王侧躺在鲲背上,面朝东方,仿佛仍在沉睡。

狐狸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眯着眼,看着东方初生的朝阳。

刺目的金色光芒划破东方的冷白,蜃楼王睁开眼,背对着他,笑。
“青丘国主,许久未见了。”

后来?

后来狐狸总是往沙漠里跑,一来二去,狐狸就和蜃楼王熟了起来。

狐狸折服于大漠的苍凉空旷,蜃楼王折服于狐狸千年的见闻。

后来。

后来蜃楼王和狐狸并肩坐在有些不情愿的鲲背上,在沙漠里漫无目的地闲逛。

有时,就并排躺在鲲背上,沉默着看天上的云变来变去。

这时候,狐狸转头,鲜少能见着一个清醒着的蜃楼王。

不是微眯着眼,将睡未睡,就是已然闭上双眼,睡得香甜。

那抹邪气掩去后的蜃楼王愈发的像个孩子。

狐狸着了魔似的坐起身,手指轻轻揉着那有些干燥的柔软的唇。

然后俯身,轻轻吻上。

一片温软。

蜃楼王睫毛轻颤,鎏金的眸子里尽是笑意。

三.

他们做了。

蜃楼王在意乱情迷里紧抱着狐狸的背,白皙修长的腿主动勾上,在他耳边低吟。

狐狸吻着他的颈侧,一声声地唤他。
“子休。”

四.

狐狸几乎是定居在了沙漠里。

有时候,狐狸会压着蜃楼王在床上滚一整天,然后摸着他微微隆起的小腹打趣他。

自从知道狐狸有了恋人,狐狸的朋友们就不要命的往沙漠里钻,然后踩进到处都是的幻境里。

蜃楼王只能哭笑不得地拎着狐狸一个个去救。

狐狸经常会收到朋友的调侃,“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

就连商亡后再未踏出青丘一步的妲己也亲自来沙漠走了一趟。

甚至,连蜃楼王都快要相信,他真的能和狐狸永远在一起了。

五.

狐狸不知道自己哪儿惹子休生气了,被勒令回青丘呆上七天。

狐狸就真的蔫头耷脑地在青丘蜷了七天。

第七天,妲己找到了他。

美艳动人的女子穿着一袭大红长裙。眼中隐忍的悲怮让他心惊。

“国主与蜃楼王分开了吗?”

狐狸木木地摇摇头,道:“子休生我的气了。”

“国主啊——”妲己叹息,“去见蜃楼王最后一面吧。”

妲己告诉了他许多。

蜃楼王并非不老不死,只是千年轮回,肉身魂魄皆消散,然后重聚。

身体永远是那副相貌,魂魄却不再是原先那个了。

六.

狐狸跌跌撞撞地往沙漠跑去,金蝶跟在他身后,努力扇动翅膀跟随着。

偌大的宫殿寂静的吓人。

大片金蝶无声地飞舞,蝶翼扇动间金色的粉末浮沉,慢慢织出一个人形。

狐狸愣愣的站在门口,心口有什么在钝钝地痛。

金蝶的尾翼划过金粉织出的人的双眼,像是画师最后点睛的一笔。

蜃楼王睁开璨金的眸子,淡淡的笑。

“太白,好久不见。”






圣诞快乐。

评论(7)
热度(69)

© 古刹寒灯|白执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