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汉界,非礼勿越。|『白执先生』手工小店

【酒鱼/扁庄】秦楼夜

【酒鱼/扁庄】秦楼夜 「庄周花/魁设定」
*感情线差不多是:扁鹊→庄周→李白→天下美人【哦最后一个可能是双向】 
*短篇偏中篇吧大概? 
*庄周长发设定注意!!! 
*文笔……大概没有。 
*ooc嘛……那必须有。 

1. 

秦/楼/楚/馆向来是风流浪子、纨/绔子弟的温柔乡。 

作为这长安城的头一号风流人物,李白自然不例外。 

一把长剑,一只酒壶,一袭白衣,只身天涯。 

迷了多少美人的心。 

李白提着酒壶,慢慢从酒肆走出,向着长安城的花街走去。 

一路上,听着众人们谈论着自己去西域的这些日子里的新趣秘/闻。 

“王兄,你不在的这些天里啊,可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这『青/楼』选了花/魁啊!” 

“青/楼的花/魁可是选出来了?不知是哪位美人儿?” 

“这是自然。至于是谁,王兄不妨猜猜?” 

“可是合欢姑娘?” 

“非也,非也。” 

那王姓男人连说了几个『青/楼』里有名的绝色美人的名字,皆是不中。 

“你可莫要卖关子了,告诉我罢。” 

“王兄可听说过‘逍遥公子’?” 

“未曾。” 

王姓男人看着友人一脸促狭的笑,这才反应过来。 

“花/魁,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倌儿么?”王姓男人有些惊讶,“『青/楼』竟也做那后/庭生意?” 

“这便是王兄孤陋寡闻了。这『青/楼』原身便是倌/馆,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舍了后/庭生意,只做这红粉生意了,如今选了个男子花/魁,怕是又要做起后/庭生意了。” 

王姓男人与友人一路切切私语,径直进了『青/楼』。 

跟在他们身后的李白在青楼十步远的地方驻足,本来无甚表情的脸上,慢慢勾起一抹轻佻的笑。 

“逍遥公子,李某可是好奇的很。” 

别人不知,可『青/楼』的过去,李白却熟悉得很。 

那夜红光葳蕤,『青/楼』便在顷刻之间腐朽。 

往事成尘。 

李白低笑一声,在『青/楼』门口诸多美女的欢呼声中走进『青/楼』。 

“哎呦,李公子回来了啊!”一只已经略有些松弛生斑的手拿着水粉色的帕子掩住口,被众美人簇拥着走来的鸨/母笑的皱纹尽显,脸上的粉都直往下掉,直接让李白看得恨不得后退个几丈。 

幸好鸨/母是个识时务的,看见李白面上有些不喜,便在离李白五步远的地方站定,收了过分夸张的笑,道:“不知李公子是看中了哪位姑娘?” 

“妈妈,‘逍遥公子’可在?”李白上前一步,收敛了脸上不虞,问道。 

“在呢在呢。”鸨/母说着,给身边的牡丹递了一个眼神,牡丹会意,急匆匆地绕开楼梯,径直向后院走去,去敲那间【逍遥阁】的门。 

“想见‘逍遥公子’,可是有不少规矩的。第一条,便是要合逍遥的眼缘。”鸨/母拿着帕子掩口轻咳一声,对李白道,“公子的相貌可谓是数一数二的俊俏,这第一条想必不难。只是往后……还得看逍遥的意思。” 

鸨母话音刚落,一个青衣侍童便跟着牡丹从楼梯后走出,先是向鸨/母施了一礼,又将李白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看着李白笑了笑,道:“李公子,请随我来。公子请您前去【逍遥阁】一叙。” 

李白便随着侍童向后院走去。 

李白实在是好奇,能让『青/楼』老/鸨为他定下规矩,甚至不惜得罪了恩客的,是何等美人。 

一路走过装饰精致、花团锦簇却脂粉味儿浓郁的各美人闺房,女人的娇笑声不绝于耳,饶是流连花丛的李白也须得强忍着,才能不被这浓郁过头的脂粉味儿刺激的不打喷嚏。 

无法,李白只能低着头去挡住自己略有些扭曲的表情。 

“到了。”侍童忽然驻足,侧过身,将这【逍遥阁】的全貌现于李白眼前。 

李白抬头,只见一处雅致小屋被莹绿翠竹隔开,与莺莺燕燕的花哨房间泾渭分明。也一并隔开了那呛人的脂粉气息。 

“阁下可是青莲剑仙李公子?”屋内,传出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 

声如金玉般清脆,却别有几分如雪山冽风似的清冷寒凉。 

不似别家小/倌儿声线的绵软撩人,是个妙人儿。李白想。 

“正是在下。逍遥公子可是要李某做这入幕之宾?”李白轻佻地调笑道。 

逍遥公子不答,倒是青衣侍童瞪了他一眼:“还请李公子自重,我家公子可是清/倌儿!” 

“无妨。”逍遥公子道,声音中有些隐隐的笑意,“风尘中人,清倌儿也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是。”青衣侍童有些不大情愿的应道,再转身面对李白时,便有了几分好颜色,“李公子,请。” 

李白得了允许,推门而入。 

青衣侍童替他合上门,守在了门口。 

屋内青烟缭绕,燃的是李白不算很喜欢的檀香。不同于以往所见的风尘男女的艳丽装饰,屋内几乎是一点艳丽颜色也无,深红暗沉的门窗桌椅,绘着四君子的白瓷茶具摆在桌上,这前厅竟是简单干净的不像话。 

绕过隔开小小前厅与卧房的墨绘山水的屏风,淡蓝的薄纱挡住了床,朦朦胧胧。 

简单却精致的卧室几乎是一览无余。 说不上多么精巧好看,却莫名的让人舒服轻松。 

而真正的风景,是伏窗边一处矮桌上的窈窕人影。 

浅绿色的长发未束,大半散在身后,偶尔有一缕随着转身的动作自身前从肩头滑下,一袭宽松的青衣,小巧圆润的白皙肩头裸露在外,双足赤裸,被黑色的一方毯子衬的异常白皙莹润。他转身看向李白,略长的额发挡住了右眼,只余一只鎏金色的左眼,蝶翼般的睫毛扑闪,薄唇紧抿成一条刀锋般的直线,下颌尖尖的,看起来有几分瘦弱感觉。 

端的是绝美无双、冰雪美人。 

饶是李白自认见过无数美人,如今也被他惊艳。 

“公子可知我姓名?”李白看的愣了,还是逍遥公子先开了口。 

“不知。”李白这才回过神,忙挂起那抹轻佻笑容,摆出一副风流样子,答。 

“我名庄周,字子休,还请公子莫要再唤我逍遥。”庄周看着他,也不起身,只是看着他,薄唇轻启。 

“在下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剑仙。”李白却是向他抱拳,只是语调仍是轻佻,“在下便唤你子休,可好?” 

“自是可以。” 

令李白惊讶的是,一般小倌儿房中的各种特殊物件,这儿居然一件都无。多的是的却是诗词文集。

李白甚至在书架上看见了本《李太白诗集》。

当下觉得新鲜有趣,拎出书来调笑了一句:“原来子休还与李某神交已久。”

庄周倒是坦荡:“自是神交已久。如今一见真人,倒是叫我惊艳。”

李白笑问:“那子休最喜我哪句诗?”

明明这话里是十足的调侃,庄周居然极认真地答他:“子休最喜那一篇《将进酒》。其中意境,潇洒至极,豪放之极,竟是只能意会了。”

“……”

一番交谈过后,宾主尽欢。 

谈了一番诗词哲学,李白对庄周的印象便不仅仅是“美人花/魁”了,而成了一个“书生美人”。 

黄昏,青衣侍童送李白离开。 

李白能感觉到,一道目光随他远去。 

——tbc

不出意外下一章扁鹊出场,然后差不多我要开始发刀子了……

评论(12)
热度(65)

© 古刹寒灯|白执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