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汉界,非礼勿越。|『白执先生』手工小店

【一篇戏】旧时光不动如山

————————————————
memory。
回忆。
Time will not wait for me.
收起手机,最后看了一眼充满了中世纪气息的招牌,悠悠地叹了口气,何必呢——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很快就有女侍者走过来温柔地询问。
点了餐单上的几样东西,等了几分钟,第一杯咖啡就被送了上来。
大概是苦咖啡。

视线移向窗外。
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店门两边留出的两个小小的花圃,含苞欲放的红玫瑰微微垂着头,带着昨夜微雨残留的晶莹,在阳光下折射着柔和的光。
轻柔。干净。
让人不自觉便勾起的笑意。

在我出神的时候,她已经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好久不见。”她生硬地笑了笑,随即低下头,拿起勺子搅拌着侍者刚刚送到她面前的咖啡。
我回神,把手边的糖推过去,笑着说:“好久不见。我记得你以前喜欢摩卡,所以给你点了摩卡,也不知道……你的口味有没有变。”
“没有。”她短暂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扬起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吗,这就好。”我有点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能低下头,看着苦咖啡被搅拌出的旋纹。
“你知道吗?”最后还是她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沉默,“我总觉得,你和谁都很像恋人,唯独和我不像。也许你对谁都很温柔,对我也一样。”
“……也许吧。”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到,我吃惊的抬头看着她,犹豫了一会,还是不咸不淡地回应。
“当时很痛。”她依然在笑,“很漂亮的一朵玫瑰,可惜,带着枝叶和尖刺。”
我沉默。

那大概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暖洋洋的下午,我坐在花店里百无聊赖地戳着一盆玫瑰花儿,时不时沾着些水淋上去,在阳光下,整盆花儿都是晶亮的。
美极。
友人又去了书店,把整个花店扔给了我。
情人节刚刚过去,正到了最悠闲的几天,他倒也不担心我会手忙脚乱。
友人本不缺钱,他自己说,只是闲极无聊,找些事做罢了。
正巧,我也是。
漫无目的的活了太久,已经淡忘了什么是生活了。
只是机械的活着,度过一天又一天。
岁月蹉跎。
那盆玫瑰花被我摆在了桌子上,我便趴了下去,侧着脸,数着玫瑰花上的水珠。
直到清脆的风铃声响起。
叮叮咚咚,像是写错了谱的乐章。
“欢迎光临。您要买什么?”我站起来,格式化地礼貌微笑。
推开店门的是一位穿着白色碎花长裙的女孩,黑色的长发齐腰,笑得单纯。
“你好,我想要这枝玫瑰花。”她看着桌子上的玫瑰花,伸手拢了拢长发,“可以帮我包起来吗?”
“好。请稍等。”我找出剪刀,把花盆里的玫瑰花剪了下来。
当我正捏着玫瑰花茎,四处寻找手套时她却忽然伸出手,握住了那枝玫瑰花。
带着尖刺和枝叶的玫瑰花。
我吃了一惊,急忙把她的手指掰开,玫瑰花随手放到桌子上,查看她的伤。
“花儿会疼。我也会。”她依然在笑,甚至歪着头吐了吐舌头。
我也笑了。
等到我拿出医药箱给她处理完伤口,友人已经回来了,正站在店门口一副要赶客的架势。
她站了起来,随手从架子上抽了一支包装好的玫瑰花,对真正的店主笑了笑,离开了。
“一朵玫瑰花儿呢。”女孩走远后,友人笑嘻嘻的调侃我。
“算我送给她的。”我拿起那枝沾了血的玫瑰花,朝他扬了扬。

一定很疼吧。
我看着自己的手心,一条长长的刀疤切断了掌纹,看起来可怖之极。
“但我不后悔。”她接着说道,“我很开心,陪我度过那段岁月的是你。”
“荣幸之至。”我苦笑,强撑着所谓的绅士风度。
但是,听着一个柔弱女孩血淋淋的剖析自己,怎么都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事。
更何况——
让她不得不面对这鲜血淋漓的往事的,还是我。
“最美好的年华,和最喜欢的人一起度过,才不算浪费了这时光。”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两件事,一是爱上你,和你一起走过我的青春。”
侍者走过来,轻轻放下甜点。
“二是,你最终选择离开我。”我把巧克力慕斯推到她手边,轻笑。
“真幸福。”她吃着慕斯,看起来很开心,“我已经做了最正确的两个决定。”
“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会来吗?”短暂的沉默过后,她有些模糊不清地问。
“他怎么样?”我却答非所问。
“他很好,对我很好,人也很好。”她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他很爱我。”
“但是你喜欢我。”我笑了,“他却爱你。”
“是啊,我喜欢你,现在也是,很喜欢。”她放下勺子,“但是我想要一个家,你却给不了我。”
“你给不起。”
她最后说道。
她把什么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径直离开了,连再见也没有说。
我低着头,默默喝完了已经冷掉的黑咖啡。
真苦。
苦到心脏都在发抖。

那是一份请柬,下个月十七号的婚礼。
那是她的生日。
我把请柬和礼物一起给了友人,然后订了后天的机票。

我还是一个人。
友人发过来了她的结婚照,纯白的婚纱,笑容柔和,一如最初。
却刺得人心痛。

时光逆流,亦或是时光依旧。
结局已成定局。
不过孤寂,如此而已。
————————————————

评论

© 古刹寒灯|白执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