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汉界,非礼勿越。|『白执先生』手工小店

【酒鱼】 花间

【酒鱼】  花间

#听说发刀没前途可我还是想发。
#酒鱼手链卖不出去很心酸可我还是特别开心的想发刀。
#老情人是蜃楼王。/???
#开头可能特别ooc,劳烦诸位姑且忍忍……
#几个小片段串在一起……没啥逻辑,不过仔细扒拉扒拉还是有的。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真,小学生文笔。
#人物属于天美,ooc我一肩扛。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1.

“散心,择日归,勿念。

                                      五月初四清晨庄子休留”

薄薄一张生宣上随手撕扯后留下的参差不齐的边缘和过分潦草的笔迹无一不昭显着写下这敷衍信笺之人的烦躁不安。

李白不止一次地用手指用力碾着这张薄纸,在这张本就粗糙敷衍的离别信上留下更多褶皱。

右手紧握成拳,关节喀啦喀啦地响,指节泛着惨白。

——“太白,快松开,伤手。”

李白恍惚间听到了什么,慢慢松开了紧握成拳的右手。

右手伸展开的一瞬间,席卷而来的酸麻和细密的针刺般的痛感让他忍不住皱眉。

“子休……”

“子休……”

“子休!!!”

我疼。

无人应答。

他不在?

是啊,他不在。

李白阖上眼,仰头,唇角慢慢勾起了一丝弧度。

有什么被拼命压抑在喉咙里,像头凶狠的兽,鼓动着声带。

唇边有些扭曲的笑意越扩越大,最后压在喉咙里的嘶吼冲破桎梏,他就这么站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肆意地放声大笑。

2.

李白本来是极能忍痛的。

习武之人到了李白这等境地,受伤简直是家常便饭。

李白的胸口腰腹上,有无数凹凸不平的伤疤。

剑伤刀伤,轻伤重伤。

几次从鬼门关里挣扎回来,养好伤,李白便又不甚在意地携剑继续自己的漫漫浪子路。

李白是倍受称誉的青莲剑仙,也是个从不惜命的疯子。

直到他为庄周折了腰。

从此,游遍天下的志向和风流浪子的浪荡统统喂了狗,心甘情愿地被拘在那六七间屋子里,被拘在庄周身边。

李白本来是不戴手套的,任庄周怎么哄也不肯在冬天戴上。前些年他在严寒时节陪庄周去了一趟塞北,冻伤了手,冻疮又痒又痛得直叫李白哀嚎了足足两个月。

后来李白还是乖乖戴上了庄周特意做的露指手套,春夏秋都戴着,冬天再换副厚实一点的。

大抵就是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太白,你冻疮又犯了,记得自己上药。”
——“不上!!!”
——“太白,别闹。”
——“很疼!”
——“不是说最不怕痛么?拿来吧。我替你涂。”
——不情不愿地把药酒递过去。
——“忍着些。”
——“……啊!!!!子休你轻点!!!!”

3.

雨停了。

今年的长安及四周都干旱异常,就连这处离长安颇有些距离的世外桃源都受了波及。

这一场雨,令干旱了许多天的长安百姓欢呼雀跃。

但这可不干青莲剑仙李太白的事。

他只关心被搁置在溪里的酒淋坏了没有。

“哗啦——”

李白从门前浅溪中提出泛着凉气的酒坛,径直在岸上坐下,拍开泥封,一股浓郁的酒香便弥散在空气里。

“好酒!”

透明的酒液顺着嘴角流下,划过下巴、锁骨,隐没在衣领里。

——“枉你喝了这许多年酒,竟连这『碧血清』都尝不出?”
——“子休这就冤枉我了,蜃楼王私藏的美酒,我哪里能尝过?”

倒是委屈的很。

这是酒窖里最后一坛酒了,除了蜃楼王遣人送来的碧血清还埋在树下,这处地方,再也没有酒了。

没了酒,李白的生活依然单调地让人无奈。

李白不在乎,左不过是能做的事又少了那么一件。

每日写诗练剑,偶尔磨练下画技,每个月初一去到长安里买回一个月的米面果蔬。

却独独不再买酒了。

4.

“听说剑仙戒了酒?”

“你是从哪儿道听途说来的?”

“哪儿是道听途说呀,喏,剑仙往日总要来那家酒肆提两坛酒走的,昨日不但没去,今日连卢公子求诗带去的酒都回绝了。”

“这……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嘘……谁知道呢。”

5.

夏日又近了。

五月初四,是个好日子。

李白买了坛酒回来,在这一日开了封,权当庆祝。

“你瞧,你要我等你,我便等了。”

李白对月遥遥举杯。

“多少年我都等了。”

“你还回来吗?”

“或者说……那些年,不过是我醉后大梦一场?”

“……”

“桃花又开了,甚是好看。前些年做过的桃花酿如今可还做么?”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

围栏的木门吱呀一声响。

“不如同我一起,五人共饮如何?”

评论(4)
热度(38)

© 古刹寒灯|白执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